加載中...
熔爐

熔爐

又名:
도가니 (2011) 無聲吶喊(港) / 漩渦 / Silenced / The Crucible
主演:
孔侑 / 鄭有美 / 金志英 / 金賢秀 / 鄭仁絮
狀態:
評分:
0分
類型:
愛情片
導演:
東赫
年代:
2011
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更新:
2018-10-31 10:03
簡介:
 來自首爾的啞語美術老師仁浩(孔宥 飾)來到霧津,應聘慈愛聾啞人學校。天降大霧,他意外撞車,維修時邂逅了人權組織成員柔珍(鄭有美 飾)。仁浩妻子早亡,8歲女兒天生哮喘由祖母照看,所以他不辭辛苦謀職養家。然而,雙胞胎的校長與教導主任竟逼仁浩索賄5千萬韓元。同時,仁浩逐漸.....詳細
超穩vip VIP無廣告.(遠離賭博)點擊在線播放
雲播視頻M (遠離賭博)點擊在線播放
ckplayer (遠離賭博)點擊在線播放【VIP】
  • 相關視頻
  • 同主演
  • 同導演
劇情簡介
 來自首爾的啞語美術老師仁浩(孔宥 飾)來到霧津,應聘慈愛聾啞人學校。天降大霧,他意外撞車,維修時邂逅了人權組織成員柔珍(鄭有美 飾)。仁浩妻子早亡,8歲女兒天生哮喘由祖母照看,所以他不辭辛苦謀職養家。然而,雙胞胎的校長與教導主任竟逼仁浩索賄5千萬韓元。同時,仁浩逐漸發現學 校籠罩着一種緊張壓抑的氣氛,令人窒息。尤其有三個孩子引人關註:聰穎的金妍斗(金賢秀 飾)和貪吃的陳宥利(鄭仁絮 飾)總是躲閃。全民秀(白承煥 飾)的弟弟自殺身亡,他總是滿臉淤青。下課後,仁浩還聽到女廁所中有呼喊與哭泣,在門衛的阻攔下他未深究。之後。他意外目睹了校長行賄警察,教導員毒打民秀,宿導溺罰妍斗的行徑。一個驚天的隱秘被慢慢揭開,真相令韓國震驚…… 

  本片取材於2005年光州一所聾啞障礙人學校的真實事件,改編自自韓國作家孔枝泳的同名小說。

熔爐

 影片改編自真實事件。

       穿過幽暗狹長的隧道,便是霧津。漫天濃郁的霧氣,兩條剛剛失去,屍體還溫熱的生命,還有那塊綠色的交通指示牌,無聲地告訴姜仁浩:霧津歡迎你。

       也許每個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本來應該是平等的。如今似乎人們已經達成了某種共識,那就是那句彷彿是刻在亘古不變的宇宙中沙塵上的一句話:人人生來平等。但現實的諷刺意義或許就在於此,它不斷地,隱約的告訴我們,人人生來不平等。

       任何強者向弱者所表示出的一點點恩惠,都被無限放大了,以至於甚至可以變成為強者罪行辯護的證詞。現實不斷地讓我們懷揣希望,卻又一次又一次的將這種希望化為烏有。現實一次又一次的教我們要學會原諒,或許那是因為有些人,尚未見識到真實的絕望。

       三個天生或後天在身體上存在某種弱勢的孩子與兩個富有正義感的成年人,串起了整個劇情。影片是一場有關正義與邪惡角力的故事。性侵犯孩子們的變態人渣,表面上衣冠楚楚,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臉。辦公室里甚至懸挂着那副比真人還要富有正義感的畫像,不禁讓人感嘆藝術的魅力是如此讓人蕩氣迴腸。這些人,表面上,優秀的人,有頭有臉的人,擁有無數個頭銜,無數個豐功偉業:慈善家、教育家、基督教會成員、教師。但是他們的內心卻早已被腐蝕了個乾淨,也許甚至是最骯髒的蛆蟲,也不屑於棲居於這樣的皮囊之上。而還有另一些人,充當這些人的爪牙:警衛、警察、教育廳的官員、市政廳的官員、醫院的醫生、法官、辯護律師。這讓我們深深的覺得,人要擁有權力,人要擁有錢財,不然,所遇到的一切,或許只是活該。

       但是也許我們忘記了一個名叫無辜的詞。這個詞伴隨着弱者來到世間之後,就再未消失。而且它的後面總是連着一個讓人頗覺淡漠,卻其實觸目驚心的詞:受害者。影片中的孩子們,他們是無辜的,他們帶着善意來到這個世界上,帶着殘缺的給予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們活着,僅僅是活着,他們沒有憎恨世界,也沒有期許一切。但是,命運往往給予的極少,卻索取的良多。甚至連微笑,都成為了一種令人痛心的奢望。

       童年受到的莫名侵害,會成為人一生中永遠也抹去不得噩夢。它會伴隨着一個人一生。影片中觸目驚心的事實,讓人恨不得化身為某個正義戰士,去一一手刃這些畜生。但是,我並不能這樣做,你也不能這樣做,每個人或許都不能這麼做。為什麼?因為,此時,理性會告誡你,專家會告訴你:以一種罪惡懲罰另一種罪惡仍是罪惡。於是,我們有了合理的罪惡與制裁,那就是法律。

       法律是如此的公正,又如此的冰冷。它的公正應是與生俱來,它的冰冷卻總伴隨着人性的冰冷。法律的背後,是一群一批一個集團的執法者。當年幼的孩子們坐在證人席上,為了證明那些令人髮指的罪惡,流着眼淚又手語比劃着他們也許永遠也不願意再提起的噩夢時,他們堅強的讓人心疼。且不說,正義究竟能不能夠得到伸張,他們還只是孩子啊,卻要再次遭遇他們早已遭遇過得地獄,而有些人甚至還會為了金錢利益,在法庭上對着他們嘶吼,繼而對着法官嘶吼:他們是孩子,他們的話,不可信。

       一群他媽的畜生!在畜生的執行法律者背後,會讓人對法律本身也感覺到懷疑,因為在這種時候,法律往往用來維護畜生的權利,而卻把所有的人,當做畜生看待。即使,正義通過法律得到了伸張,又能怎樣,因為有些事情,是永遠也抹不掉的,更何況,正義,往往無法伸張。

       庭外的和解,無非就是金錢的力量。錢有時候可以換來一切,可以擁有聲名、擁有權力、擁有地位、甚至可惜洗凈罪惡。但是錢有時候卻也會感覺到無能為力。當遇到富有正義感的姜仁浩,以及維權機構的女職員時,連萬能的金錢,也悻悻然失效了。所以,世界上總有這種傻子,不肯面對現實,全能的現實,總是想要抗拒現實,有時候,我也會忍不住罵一句:你們傻不傻。但更多時候,我發自心底的,對他們肅然起敬。

       除卻討論法律與世界的不公正之外,影片中對於人物心理以及氛圍的營造也頗讓人動容。小女孩妍斗寫在信上的回憶在影片中被展現的淋漓盡致。昏暗的走廊,顯得無比漫長而且遙遠,就彷彿是童年噩夢中總會出現的場景一樣。小女孩在走廊的盡頭看到了些微的帶有暖意的燈光,待到走近,聽到屋裡傳來了溫馨的音樂。但是推開門之後,卻看到了世界上最為齷齪甚至陰森恐怖的畫面。儘管並不是所有人都有如此真切的慘痛經歷,但或許我們每個人都有如此的心理與經歷,我們懷着忐忑的心走向社會,在前進的路上,我們獨自跋涉,走着走着,在路的遠方看到了些許希望與溫馨,但待到我們走近,世界卻以一種猙獰的面目猛然間呈現在我們的面前。脆弱的人,直接跑開了,堅強的人,選擇留下來面對,逐漸麻木,逐漸習慣,總有一天,良知漸漸被磨滅了,此時,有另一些人便會拍着我們的肩膀說:年輕人,你成熟了。

       世界上有些東西是如此冥頑,讓人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一絲裂縫將其摧毀,而世界上又同時如此易碎,正如受傷的孩子的心。當姜仁浩試着告訴民秀和解的真相時,他沒有講到錢,他只是說:奶奶很善良,於是她原諒了那些壞人。他是如此溫柔,在這樣絕望的環境下,仍想給孩子一個美好世界的夢。但民秀最終還是選擇了覆滅,與仇人一同走上死亡的道路。當列車呼嘯而過時,它撞碎了一個孩子美好的夢,也撞碎了一些人內心僅存的希望。

       睿智的孩子並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改變,影片的魅力之處也許就在於此,再讓我們看到希望的同時,又將它擊個粉碎。當妍斗在法庭上證實她能夠聽到音樂時,罪人們啞口無言了,正義者歡呼雀躍。讓人想起姜仁浩老師在海邊對妍斗說的那句話:世界上最美麗最珍貴的,反而是看不到也聽不到的,而是需要用心感受的。當妍斗用手語比劃着那句惡毒的話,找出雙胞胎中的校長時,是多麼的讓人歡欣鼓舞。然而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場聊做自慰的春夢罷了。一直宣判書,讓所有的美麗幻想統統歸零。

       影片中另外一個有張力的細節,是當姜仁浩老師的母親質問他究竟是自己的女兒重要,還是這些素不相識的孩子重要時,姜仁浩的回答:當孩子們遭遇那些事情時,我在現場,但我卻無能為力,如果現在放棄,我沒有自信能夠成為一個合格的父親。影片最終雖然沒有給出確切的結局,但是從姜仁浩手中的生日蛋糕,或許我們可以知道他們一家都很好,這也算做是對於我們的最後一絲安慰了。

       宣判結束了,罪人們在法庭上彈冠相慶。走出法庭,他們又在聲色場所風流快活,他們一邊把手伸進姑娘的上衣里,一邊炫耀着自己是如何買通一切,獲得勝利。他們一邊歡笑着唱着歌,一邊聲嘶力竭的大喊着:正義終將獲得勝利。多麼的他媽的諷刺!諷刺的情節不止一處,校長的情婦走出男孩民秀的家門,抖動着手中的協議書,對着匆匆趕到的女主角說道:就算是在沒有文化,再沒接受教育,竟然為了幾個錢,竟然同意了私了……上帝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諷刺的讓人想要毀滅世界,但是貧窮的現實又讓人無比痛心疾首,卧床的兒子,又聾又啞的兩個孫子,年老的老太太,落跑的兒媳婦,生命的不幸偏偏總是降臨在同一個家庭身上,人的生存竟然成了一種艱辛的奢望與幻想。在這裡,另一種現實在眼前鋪陳開來,讓人忍不住扼腕。

       也許你我都跟姜仁浩老師一樣,每天忙碌的穿梭在大街小巷,拖着疲憊的身軀站上擁擠的地鐵,如此普通,卻又擁有如此美好的夢。當姜仁浩老師提着生日蛋糕,久久凝視宣傳牌的時刻,或許他又想起了在那個霧氣瀰漫的城市裡所經歷的一切,或許他想起了人世間的一切,或許他想起了死去的孩子,還有繼續活着的孩子。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夢一樣,從他的腦海中呼嘯而過。最後,他的眼神直直的向著畫裏面的世界慢慢延伸開去,在畫的裏面,某個遠方,有他想要達成,卻又未達成的夢。

 


影評末尾,請允許我也像電影最後的文字獨白一樣,附上真實事件的相關記錄。本影片的原作為韓國作家孔枝泳的《熔爐》。真實事件如下:

韓國光州一所聾啞學校的校長和另外幾名教職員從2000年開始經常對該校的殘疾人學生實施性暴力。據了解,受害學生有十餘人之多。但該事件在2005年被揭露后,只有學校行政室室長金某和生活指導教師李某被警方逮捕,他們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和2年。



  報道稱,當時有輿論指出,金某涉嫌於2000年至2004年先後對6名7-20歲的聾啞學生長期進行性侵犯,但他收買學生父母,擺脫了部分嫌疑。此後,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介入調查。有人提供證詞說,在學校參與性暴力的教職員就超過10人。一名18歲的女學生說,她從12歲就開始遭到性侵犯。但該學生的父親是2級聽力殘疾人,母親是1級精神智障殘疾人,對教職員侵犯女兒束手無策。



  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在2006年8月以「對學生實施性侵犯和猥褻」為由,向警方舉報了校長金某、生活康復教師朴某等6名教職員。除已被判刑的行政室室長和生活教師以外,另有4人面臨司法處置。

報道稱,該校校長金某和教師朴某在一審中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和10個月,但兩人在2008年7月進行的二審中卻被判緩刑獲釋。原因是他們「沒有前科」,而且與受害者達成了協議。另外,教師全某於2008年1月回到學校復職,並一直工作至今。受害者父母們對無休止的官司感到厭倦,因此放棄了上訴。「學校性暴力對策委員會」對此表示:「司法部偏袒『有錢人』,感到極其失望。」


       韓國「性暴力對策委員會」25日在門戶網站Daum的Agora論壇發起了要求重新調查性暴力事件的簽名運動,短短兩天內就有2.2萬多人簽名。網民紛紛發帖說「那些人太殘忍了,應該重新調查」、「作為一個養育子女的母親,絕不能容忍這種事」、「如果要樹立良好的社會風氣,無論怎樣犯罪的人都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等。



  此外,光州市光山區政府近來每天都會接到多個從韓國各地打來的電話,要求重新調查該事件。但光州一位律師表示:「無論判罰有多輕,根據『一事不再理』的原則,相關部門對已經做出判決的案件很難再次進行調查。」


請永遠不要對強者與金錢低頭,在弱者的世界里,擁有了世界上最為珍貴的美好,那就是一顆渴望正義與善良的心。


全文完